​“一小时8元”的共享充电宝,你还会用吗?

来源:客户体验派

同事前几天陪女朋友逛商场,由于手机电量不多,到商场第一时间就去借了共享充电宝。
结果两人逛吃逛吃三个多小时发现充电宝扣费21元,小伙伴有点惊讶,表示以后还是带充电宝出门。
 
共享充电宝集体涨价原因
共享充电宝角逐那么久,现在基本已被街电、来电、小电、怪兽充电占据主要市场,形成“三点一兽”的局势。
但近期不少用户发现,共享充电宝开始涨价。
 

 
对于这次涨价,“三电一兽”似乎并未通知,只有当用户扫描二维码进入租借页面后,才有一个不太明显的计费提示。
近期有报道指出,有品牌已开出了5-6元/小时的高价租金,而目前共享充电宝最高收费已高达8元/小时。
街电曾多次公开表示,早在2018年上半年,街电便开始实现盈利,整个2018年实现全年盈利。
竟然盈利为什么还纷纷涨价呢?
其背后原因很可能与今年4月的一次爆料有关。
脉脉上有人爆料,共享充电市场竞争激烈,怪兽充电在主要城市的门店入场费高达二十几万,多数入场还会与商家进行分成。

共享充电宝企业砸钱抢占市场,虽然这些场景中的共享充电宝也会给企业带来较高的收入,只是扣除给予商家50%~70%的分成和基本的销售成本、折旧成本、人工成本以后,回本会十分缓慢。
共享充电宝企业除了高昂的入场费和运营成本,还要承担技术开发、运维和折旧成本。
在这笔庞大支出面前,共享充电宝只好通过提高租赁费用来填补。
 
曾经的共享单车“集体溃败”
共享单车由曾经“小黄”、“小蓝”、“小橙”一统天下,经过小蓝倒闭、ofo排队退押金、摩拜27亿被美团收购,逐渐演变成美团“大黄”、滴滴青桔“小青”、哈罗“小白”的局面。

和共享充电宝一样,共享单车计费也在全面上调。
打开摩拜单车APP,系统自动弹出新版计费规则通知。
自8月15日后,摩拜单车起步价为1.5元,骑行超过半小时,将加收30分钟1元的时长费(不满30分钟按30分钟计算)。
而哈罗单车和青桔单车价格已经涨至每15分钟1元,也就是一小时4元。
 
那些昙花一现的共享项目
17年是可以称得上“共享经济元年”,趁着这个风口,千奇百怪的共享项目从单车、充电宝、汽车,到篮球、睡眠舱、雨伞、服装、马扎等,可谓五花八门、层出不穷。
共享篮球


共享篮球企业“猪了个球”认为共享篮球可以解决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会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临时打球,买球容易丢,经常被借球,带球人先走,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
 
共享雨伞
 

 
共享雨伞也蹭着“热点”赚足了眼球,短时间内就出现e伞、魔力伞、OTO、JJ伞、春笋雨伞等十余家共享雨伞企业。
但不到半年时间,因大量雨伞被破坏、私占,盈利模式不清晰等原因,都纷纷倒闭。
 
共享衣橱
 

 
打着美衣共享旗号的多啦衣梦,拿到8000万的融资,但因高昂的运营费用和盈利模式难寻,最终以失败告终。
 
共享睡眠舱
 

 
2017年7月,北京、上海等地出现“共享睡眠舱”,半小时6元,里面有恒温空调、小风扇、插座等设备。
 
由于难以获得消防许可、隐私保护不周到、卫生条件欠缺等问题,数月后便拆除和撤离。
 
共享汽车
“减少私家车,有效治堵”的共享汽车,”几块钱开豪车”的共享奔驰宝马,当初消息出来之后,皆刷屏数日,满屏鸡血。
只是然后呢?很快,就没有然后了。
 
共享经济都会以失败告终吗?
五花八门的共享项目数不胜数,但大多数都已经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这些打着共享名义的项目,严格上来讲和“租赁”是一个概念。
 
先看一下共享经济的概念:
一般是指以获得一定报酬为主要目的,基于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权暂时转移的一种新的经济模式。
其本质是整合线下的闲散物品、劳动力、教育医疗资源。
 
再看一下租赁的概念:
租赁是一种以一定费用借贷实物的经济行为,出租人将自己所拥有的某种物品交与承租人使用,承租人由此获得在一段时期内使用该物品的权利,但物品的所有权仍保留在出租人手中。
承租人为其所获得的使用权需向出租人支付一定的费用。
 

 
真正称得上“共享经济”的Uber和Airbnb,平台只需要提供运营、审核、展示、交易等服务,不需要承担车辆和房子的巨额风险。
显然共享经济不只是以失败告终。
 
需要交押金,按时间计费的共享充电宝、共享单车是不是更像是租赁呢?
公司需要生产制造产品,需要高昂的入驻投放费用,这些投入都较难达到盈亏平衡,所以大多数“共享项目”都有着更大的挑战。
 

 
共享充电宝以“刚需”为由提高价格,用户是否愿意继续买单成了共享充电宝存亡的关键。
即便某些共享项目更像租赁,但是租赁有租赁的市场价值。
充电宝“8元一小时”,或许让大多数用户都无法接受,但价格一定还会继续根据用户所需继续进行调整。
来源:客户体验派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